银色的刀芒仿佛贯日长空连空间似都被这一刀斩

发布时间:2018-06-09 19:55:07   编辑:光大彩票-光大彩票网-光大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110

 
    他刚才那一刀固然斩破陈凡的风刃,但却双手被震的隐隐作痛。而且让他骇然的是,陈凡是隔着数十米,释放的风刃过来,但还有如此强大的威力。若距离相近,陈凡全力施展出来,那是何等威能呢?
 
    ‘华国什么时候多了如此年轻的S级超凡者或修法真人了?而且这样强大,为什么没听说过?难道是传说中华国的特殊部门的几位战将?可是朱雀是女子,白虎是武者,莫非他是传说中的青龙或玄武?’
 
    北庭川心中惊骇。
 
    他被陈凡随手放风刃的一幕给误导了,以为陈凡是类似于雷王索隆那样的超凡者。
 
    想到这,北庭川心底沉甸甸的。华国特殊部门的几位战将,可都是威震国际的存在。青龙更是排进了暗榜前十,其他三人,丝毫不比普通化境后期宗师差多少。
 
    若面对这样的人物,北庭川也只能考虑自保逃走,其他人是无法管了。
 
    “咦?”
 
    这时,陈凡似才发现什么,扭头看了过来。
 
    他释放的风刃,虽然只是随手一道小法术,但陈凡通玄中期的修为何等恐怖,便是陆天风那样的化境初期宗师,面对这一击,都得暂避其锋,哪怕挡住了,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 
    北庭川竟然能硬接他一道法术,论修为势力,恐怕不弱于受伤后的林踏天,足以媲美化境中期的宗师了。
 
    “你就北庭川吧。”
 
    陈凡淡淡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是我,阁下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北庭川微微的恭敬的说道。
 
    日国人尊重强者,陈凡毫无疑问是站在巅峰的强者。北庭川此生也就见过几位,其中之一就是日国四大剑道大师之首的英龙华。
 
    “凭你,还不够资格知道我的姓名。”
 
    陈凡目光淡漠,平静的说着。
 
    若在之前,如北庭川这样的高手,他想要击杀,至少得费一番手脚。杀林踏天的时候,陈凡甚至动用了乙木先天一气大擒拿手。可是现在,他修为已经踏入通玄中期。眼睛里哪还有化境中期的武者?
 
    北庭川还未说话,雪代家众人已经满脸怒色。在他们看来,陈凡已经离死不远了。
 
    “若挡我一招不死,你自然知道我是谁。”
 
    陈凡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洁白如玉,隐隐泛着青色光芒的手掌,往虚空中一抓:
 
    “凝!”
 
    长风呼啸,无数的劲风当空化作气旋汇聚到一气,化作一道风刃组成的长龙。长龙足有十数米长,由数十道风刃组成,此时如同如同呼啸的火车头般,凌空一舞,然后就向北庭川等人扑来。
 
    “不好!”
 
    北庭川脸色狂变,他没想到陈凡的术法之能竟然高到如此地步。根本没有什么准备时间,就能放出这样庞大的道法,对北庭川而言,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 
    而他背后的雪代家高层,直接眼都傻掉了。
 
    陈凡一抓凝风刃长龙,这等手段简直神乎其神。他们不要说见过,便是听都没听过。
 
    “左须神社的大阴阳师千鹤真弘大人,恐怕也没有这等能耐吧。”
 
    雪代光一郎面如土色的呐呐道。
 
    而此时,北庭川见来不及躲避,干脆猛的一沉身体,提据真劲。只看他身上的武士服袖袍,如同被无形的劲气充满了,纷纷鼓胀起来。而他的两条腿,直接硬生生插入了地板里面,深达数寸。北庭川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缓缓抬起手中的长刀,高高的举过头顶。
 
    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,张牙舞爪的风刃长龙。
 
    北庭川仿佛回到了瀑布之下,上百吨水流从数十米的高空冲击下来,而他只凭借手中的千锋刃,一刀斩开瀑布,从而跻身了日国最顶尖剑手行列。
 
    “北庭...一刀斩!”
 
    北庭川一身爆喝,举过头顶的长刀,猛的一刀劈了下来。
 
    璀璨的刀气,暴涨达十米开外,如同一道凌空劈下的闪电般。银色的刀芒仿佛贯日长空,连空间似都被这一刀斩开。
 
    这灌注北庭川一身功力的一刀,便是一辆装甲车,他都能自信劈开。可是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,风刃狂卷的长龙,北庭川第一次失去了信心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刀芒与风龙撞击在了一次。
 
    比之前响亮十倍的声音传来,无数道风刃向四面八方劲射而去,那些还停留在原地的雪代家高层和打手们,顿时遭了殃,被这些风刃与气劲直接贯穿身体,切成数截。雪代武志更是被余劲穿过胸口,只剩下肥胖的身体还站在地下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....”
 
    雪代武志缓缓倒下,眼中全是不甘。
 
    他是雪代家高层,平时执掌着数十亿的大企业,威震一市,与市长县知事谈笑风生。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死在这里呢?
 
    可惜,这一切,丝毫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。
 
    陈凡与北庭川的交手余波,杀死了一大片,只有寥寥几个幸运儿还存活着,但也都吓傻了,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“死了吗?”
 
    雪代沙紧张的看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