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时间因为武媚的几句话打消了李世民的杀意

发布时间:2018-08-18 13:35:44   编辑:光大彩票-光大彩票网-光大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50

只听说那公主,莫名的在普光寺中只居住了一晚,竟是封堵上了自己的府门,多日间也未曾见得再出门待客。
 
    平日中高阳那般招摇的办事,谁不知道她曾经来这佛庙当中的目的?
 
    只不过私下中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罢了。
 
    毕竟那人家真正的驸马房遗爱,也是半点的话语都不曾说出的啊。
 
    不过,这和尚长得真是好看啊,胆大妄为的武媚,却是有着比一般的女人更加果敢的胆子。
 
    在众人安静的听着佛法的感召的时候,她却是一直在欣赏着美和尚。
 
    一时间,痴迷不已,辩机的形象,却是深深的印刻在了武媚的脑海之中。
 
    自此,由佛成了魔,印刻在了她的心头,让她的审美观,也是十分诡异的朝着辩机的形象转变了起来。
 
   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潜移默化之间就被影响到了的武媚,随着高台上的道岳法师的最后一句唱诵结束之后,就快速的拉回了思绪。
 
    虽然只是一节小小的法理的明辨,却是让李世民体会到了这道岳的最真实的水准。
 
    看到了在道岳身后,虔诚礼佛的辩机的身影,李世民的眼中最开始的那种危险的光芒,却是一瞬而过,消散在了这场讲座之后。
 
    他没有惊动周围的百姓,只是小声的吩咐了一旁真正的侍卫,说了一声撤离之后,就从人群之中,安静的退出到了庙门之外,须臾的功夫,就下得了山下,竟是连道岳法师后来的讲座都没有再听下去。
 
    此行微服查访的目的已经达到,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,还是小心为妙。
 
    一队看似松散,实则护卫严密的小游园队伍,就开始朝着长安城的皇宫的方向,驶离。
 
    依靠在车驾之上的李世民,今日中因为带着武媚出行的缘故,并没有骑马。反倒是歪斜在裹满了黄绢的车塌之内,似有若无的翻看着手中的经卷。
 
    怕是看到了一旁武媚的无聊,突如其来的,李世民就问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句话语:“媚娘啊,你说,那名为辩机的和尚,长得是不是太过于好看了?”
 
    “这长安城的百姓们会怎么看呢?”
 
    被问到的武媚娘,心中却是咯噔一声,对于那个骄纵的高阳公主的印象,更是差了三分。
 
    你说你一个年轻貌美的嫔妃,怎么好去评价一个年轻和尚的丑或美。
 
    若是不是这个公主那过于明显不打算遮掩的行为,被她的父王给知晓了,又怎么替她惹来这样的祸事?
 
    刚想着依照自己的本心行事的武媚,突然就想到了前几日李世民与她亲近时,那次被突如其来打断的好事。
 
    那一日中,她满是愤懑的躲在幕帐之后,听到了突然觐见的高阳说的什么来?
 
    对了,房玄龄的身体怕是要不大好了,她的那个大唐的外嫁到房家的公主,竟是要替他的驸马爷,争上一下房家国公的爵位了。
 
    这天下还是皇帝陛下的天下,这天下的法度,能是你一个公主插手干预的吗?
 
 522 因果成 (白银盟1/50)
 
    房家的爵位,只有皇帝陛下给得,却不允许你要得的。
 
    这爵位的归属,怕不是早就定下了房遗直了吧?
 
    想到这其中的缘故,武媚的回答就谨慎了三分。
 
    她不能从光是埋怨高阳的方面下手的,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父母的心都是偏的。
 
    我的女儿再忤逆,那也是旁人引诱着带坏了。
 
    而现在的辩机,还没有做到一个高僧的份儿上,他太过于人言轻微了。
 
    所以,武媚笑了,她笑的很娇艳,带着一丝女儿家都不带着的飒爽与英武,却是难得的露出了几分女儿的痴态。
 
    她只是低下头来,边笑边回到:“我觉得啊,那辩机小和尚,美的还不够呢?”
 
    “若是能够再美上三分,真的若佛,若仙了,那才是我大唐的荣耀呢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般奇怪的回答,李世民也觉得很有趣,他反倒是将手中的佛经,朝着一旁一扔,等待着武媚的下文了。
 
    而武媚真的是打蛇随棍,直接就将身子朝着李世民的怀中歪了过去,继续说道:“陛下,您看啊。”
 
    “这辩机和尚的美,已经超过到了凡俗百姓顶礼膜拜的地步了,但是他的美,对于陛下来说,却是还未曾动摇心神的地步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为何呢?是因为陛下见得多,乃是心智坚定的名君之主。”
 
    “对于陛下来说,辩机就是御花园中最美丽的青莲,美则美矣,但是唾手可得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这青莲美的蜕变,得到上天的眷顾,下凡而来的天上的宝莲呢?”
 
    “那么陛下,您为了能够长久的观看与它,是否还会将其从塘中连根拔起,只因为它开的太过于妖娆呢?”
 
    “要知道,错不在于花,而是在于欣赏花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心中有佛之人,自是将辩机当成宝莲。心中有乾坤之人,若陛下这般的,自是当成了凡俗,若是那心中不定的恶念之人,说不得还要下的塘中,拔了青莲,挖其藕节,入得腹中呢。”
 
    听到与此,李世民也不由的沉思了起来。
 
    自己乃是明君,若是因此迁怒不明缘由之人,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。
 
    一时间,他胸中对于高阳插手朝廷袭爵大事的迁怒,就从辩机的身上消散了。
 
    算了,听说那日中反倒是高阳吃了亏。
 
    不若就当成是他的惩罚,也让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儿,受点教训。
 
    这一时间,因为武媚的几句话,打消了李世民的杀意的顾峥,冥冥之中,却是在身上浮现出了一丝的契机,牵引到了早已经到了千米之外的武媚本人的身上。
 
    顾峥与武皇陛下的因果……成。
 
    而就在此时,高台上的顾峥,右眼的眼皮子微微的跳动一下,没有睁开,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是顾峥却是能感觉到,因为他出现的缘故,一场本属于辩机的危机,却是悄然的殆尽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的法会举办的是十分圆满,下得高台之上的主持,就算是在众位僧人的护法之外,返回到了后殿休息,却是一点都不会影响,这场内虔诚人员的心。